什么?_?

我的宝贝好辛苦

原来这么久了,我始终是自己一个人

所有鸭皮文学不及祺祺的美,我通过看祺祺各种车,成功的戒掉了黄色废料
(虽然说我是一个妈粉)

我怕是要怼死时代风骏

第三视角

简亓的眼睛像一片黑色的蛛丝网

我听完挺想笑的,“那他和别人的黑色眼睛又有什么不一张吗”

不一样的,他会吃人的,那人顿了顿,有人说过你很像简亓吗?双手递给我一杯咖啡,眼睛里是透着光的期待和试探

我习惯是用右手端着咖啡的,左手垂在身侧晃了一晃“谢谢,嗯,好像没有呢”应该说简亓像我才对吧
“不过门口的狗仔倒是经常认错呢,我和他真的很像吗?”

我在偷偷的打量他,他低下头,因此我看不清他的神色。咖啡间的的灯光不是很亮,只照亮了他头顶的一小部分,圆圆的脸大部分藏在灰色的阴影里,肩膀上下颤动像一条泡在水里抖动尾翼的鱼

静谧,无力感,压抑的哭泣声;我在一旁站了半晌觉得实在不合适,于是把手搭在他的头上摸了摸他的头发,嗯,这里的Tony比时代风骏好多了。

我福至心灵,想起了我怎么安慰轩轩的“阿宋啊……”
宋玄用卫衣的袖子抹眼泪,然后伸出手慢慢的来抱我,他比轩轩高一点却也更瘦。

“简哥,我哥总说你会吃人的,可是你对我那么好……我不相信……到底是被谁害的………为什么啊…………”

小孩至今为止还把我当做简亓吗?我心情复杂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明明只是贺峻霖写在书本上的一些字罢了,这一刻的难过竟然还是感染到我。



第三视角

我以为简亓会来的

我半夜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句话,它好像是我脑子里的一颗毒瘤一样,突然一夜之间蓬勃生长,已经占据了我脑袋的一半。

一半?

我总有机会在毫无关联的时候想起它——“我以为简亓会来的”。看天花板的时候我想起了,那天喝咖啡的时候我也想起了——是向横说的“我以为简亓会来的”

我没有用一半的时间来记起这句话,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用不多的力气让我在所有清醒的时间能轻易的盘旋

我有点冷漠了,向横到底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了那样的话,我,向横还有简亓,被永远钉在那个场景里了
(应该算是和祺横亓灵感吧,我什么时候能把这个灵感完整表达出来呢,烦)

我永远心疼我儿子